「自我娛樂」

媽媽睡了很久很久

爸爸昨天喝醉了

我走在街上哭了

爸爸很愛我 媽媽也是

我也很愛他們


分別晚一點

我有一個朋友蘑菇曾經和我說起過一個治療抑鬱症的好辦法,尤其是早期的抑鬱症。最好的辦法就是去到市場去買菜,食物可以喚起人最本能的想要生存下去的慾望,在市場這個地方,每天會有重複的安穩的事情發生,阿姨會記住每天來買菜的人,這些人的飲食習慣也會被默默記住。

我最近搬到了山村住,過著很悠哉的生活,每天會看很多慢節奏但是很有意思的電影。白天睡到自然醒,然後坐在院子裡和小動物發呆。我喜歡這樣的生活,即使我知道很快我又要去面對...

說到這裡我就要去面對很多事情了,請原諒我又一次放下了寫下來的慾望。怪獸會抓住我,像割人草這種植物一樣,狠狠的拉住我的腳踝。

近期發現週末恢復體力的好辦法。
睡到九點,然後起床打掃衛生。洗被單,洗衣服,拖地板,洗馬桶。
做完這些之後,邊看陽光邊吃水果, 看會兒書,舒舒服服洗一個澡。節奏慢一些,然後出去買菜,學一些新的菜和新的湯。晚上視天氣情況出去跑步或者游泳。
晚上看一部電影,第二天出去上課學習,然後和友好的朋友吃個飯看個電影。美好的週末⋯⋯

幸福來的太容易,有些慌。

蓓蓓和朋友說起,研究生要畢業了,屆時要去上海工作。短暫的和一個男生在一起又分手後,單身了兩年多。對於共同好友很多的程老闆來講,這個消息在四天之後就知道了。
上週休了兩天,周二就給給程老闆去做飯了,晚上她拿出珍藏許久的酒同我喝。程老闆又說起最開始他對不起楊蓓蓓的事情,「我以前不喜歡劉若英,覺得她唱的不好聽。現在是根本不敢聽,聽到她唱的後來就會哭。」接著程老闆說起自己第一次用Facebook去了解蓓蓓過的怎麼樣的事。
「你猜昨天我去看,最近來訪裡面是誰?」
「楊蓓蓓?」
「不是,是譚論。」
程老闆說起我和譚論提分手之後的迅速成長,我和譚論在一起的時候,經常因為很小的事情吵架。我總是無理取鬧,要哄很久才好,有...

到今天為止,小也剛好喜歡了我哥五年。
就好像段子裡講的那樣,我哥對小也的態度就是「你喜歡我什麼,我改就是了。」其實小也很漂亮,但哥哥就是不喜歡她,他情願不斷回頭去給前女友傷害,也不會給小也什麼愛。
我勸告過哥哥,不要去給小也姐姐希望,但是哥哥卻每次在一個小也快要放棄的邊緣,給她一點適可而止的關懷和主動,於是小也抓著這個點給哥哥找了很多的藉口,又再一次默默守護哥哥。
昨天是小也姐姐生日,她29歲了。
小也姐姐喝醉酒,打給了我。「我不敢打給他,我想他了,但是如果我在十二點打他電話他一定會生氣。」
「我也很受不了他掛我電話,雖然他常常這麼做。」
特別心疼她,五年時間也足夠我和小也成為朋友了。
感情這個事情是努力沒...

今早在地鐵站外面遇見一隻小可憐狗狗,還很小,整個身體瘦的皺巴巴的。看到人不怕,走過去搖尾巴,但是卻被很多人趕跑。
看的好心疼,在賣早飯的地方買了兩根火腿腸給他吃。小可憐餓壞了,吃得特別急。鼻子濕漉漉的,一路把我送到了地鐵站,讓他走很多次才沒有跟我進站。
明天在家裡抓一把狗糧給他帶過去吃,希望他可以活下去。
想起有一天和蘑菇去吃耳光餛吞,那條街全部都是貓貓,很奇怪的他們坐的很整齊都是在路邊乖乖坐著。我們往前走才發現,有個胖胖的男孩子帶著一袋貓糧,一路走一路給過去,貓咪全部會跑到他腳邊撒嬌。蘑菇嘗試去摸摸小貓咪們卻被小貓咪嫌棄。
這個男孩子面相很好,眼睛圓圓的,臉也圓圓的。看著很善良也很溫柔,我心裡想,我...

你就好像一隻貓科動物,潛伏在獵物的身旁不遠處。
或者說,只對對自己有利益的時候才會抬起自己懶洋洋的眼皮。
有用的時候,可能會伸出爪子稍微動一下。而我是自己跑上了門,你才抓了我。
但是不好吃⋯⋯
所以連尾巴都沒有甩一下。

一邊放了海洋味的氣泡彈泡澡,一邊聽著外面潺潺的雨聲,感覺全世界的危險與傷痛都離我好遙遠哦。
喜歡一個人待著,最好不要有任何人過來參與我的生命。現在我身邊的都在就足夠啦,讓我縮在自己的空間裡吧~如果愛人會真的發生,我願意把空間偶爾給他。
喵~~~~

清清去香港之後,江蘇路的房子空了出來。之前和Raincy去泰國旅遊的時候嘗試了Airbnb,所以自己也在App上掛出來了,一方面是很不喜歡一個人住希望能有點氣息,另一方面想補貼一下經濟壓力,空置的時候也好讓它有價值發揮。
有房客的時候會收到郵件提示,大多在半夜,我會統一在早晨的時候篩選一下房客,然後回答一些問題。工作不忙的時候,我會去機場或者火車站把他們接過來,可能是自己下意識也篩選了下,房客大多是很禮貌的女孩,有時候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。
一個多月前,有一個愛爾蘭都柏林的嬉皮客Daniel入住了我的屋子,住了整整兩週。這段時間我居然有點反常的期待早點下班,看看他還在不在。他來旅行的時候帶了一把Ukulele...

今天陪一個友好的小姑娘出去吃飯

她和我說起男朋友

「我男朋友算是個青年才俊,所以他說不想有一段關係作為羈絆我可以理解。」

不是不是 拿破崙打仗的時候也是一邊喊衝鋒一邊喊著約瑟夫的名字

妹子說也是有特殊情況的啦 我認識他很久 我知道他可能真的有自己的苦衷 即使是真的他不喜歡我 我也相信會有喜歡我的一天 如果是真的 那我相信浪子回頭金不換 

我想到上次和培培去和叔叔吃飯,叔叔對我們兩個小孩告誡(都23了我怎麼還有臉叫自己小孩!):「浪子回頭金不換這句話是騙了很多人,如果你是浪子的終結,他是不會讓你覺得他是一個...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